成高资讯
成高资讯>教育>比较中德课堂评价量表看“教与学”的关系

比较中德课堂评价量表看“教与学”的关系

"教学中有法律,但没有法律."这是任何一线教师的感受。课堂是教学的主要阵地,听课评课是教师的日常工作之一,能够听课评课是教师专业成长的唯一途径。由于评估班级必须有一个客观的标准,所以在中外课堂上没有办法避免。

作者有幸参加了“重庆市教学设计和教学方法创新与改进培训”。主旨教师彼得·芒斯(Peter Mans)来自德国柏林,是一名职业教育专家,拥有17年的中等职业学校校长经验。在我的学习期间,我得到了一个“课堂教学观察和评价量表”,这是德国柏林现行的课堂评价标准。该量表适用于柏林的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。笔者提出了比较中德职业教育课堂评价标准的设想,并对我校和德国的课堂评价量表进行了比较,希望从中得到一些启示。

通过对以上两个课堂评价标准量表的研究,笔者初步形成了以下粗浅看法:

首先,量表都承认学生在课堂上的主导地位,但侧重点有所不同。

汉语量表似乎更强调教师在课堂上的主导地位,其权重是“教学”。教学目标、教学内容、教学方法和教师素质,四大项各占50分(总分的一半),教师素质单独列出,这在德国量表中是找不到的。作者认为这实际上与其他项目重叠,归根结底,它强调教师在课堂上的主导作用。教学效果占20分,认真学习也更注重“教学”,如“为学生组织有效的学习活动,学习结果与预设的教学目标一致”等。非教师不能操作主机。学生学习状况得分仅为30分,在整体评价标准中明显较低。

德语量表强调学生在课堂上的主观地位,权重是“学习”。教学过程中有10个项目,除了“教学结构清晰明确,学习目标透明具体”是指教师的角色外,其余9个项目都突出了学生的主体地位,如“以能力培养为目的的学生自主学习过程”。在教与学行为/课堂气氛项目中,提出了“学生之间公平、公正”,视角平等、多样,重点是考察学生之间的合作,这是中国量表所没有涵盖的。

其次,量表都谈到合作,但理解的程度和角度不同。

中国量表“强调合作教学”和“科学合理地分工合作”,但经过比较发现,德国量表中讨论的合作的角度和内涵更加丰富:“教师之间的合作”考察教师之间的合作,这在我们的量表中没有涉及。“体现师生之间、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合作”中的师生合作对全班数十名学生的思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但在我们的量表中也普遍提及。“充满责任感、积极参与、相互尊重和相互耐心”。虽然没有明确提到合作,但什么是课堂上的“相互尊重和相互耐心”,而不是合作?师生平等的概念得到了更充分的体现。

另一方面,语文量表仍然有“学生在规定时间内的学习结果与预设的教学目标相一致”的概念,这显然缺乏对学生的同等关注,因为一个好的课堂应该由教师和学生共同生成,而不是由教师单方面预设。中国规模的“合作”对象模糊,角度单一。如何开展合作以及如何解释合作尚不清楚。对课堂建设的理解不如前者。

其次,它也是一个课堂评价量表,具有不同的写作风格。

语文量表被划分和细化,有许多学术专有名词,如课堂标准、体系、知识和技能、过程和方法、情感态度和价值观,突出课程理论的牵引力。德语量表内容全面简单,注重教学环节的调查,更注重课堂中的具体问题。中国量表得分很高,容易计算。然而,德国的量表没有分数,只有五个相对通用的选项,这不便于统计。

经过比较,笔者强烈认为,如果教师在课堂教学中接管教师的角色,把“教”放在主体地位,“学”将从属于“教”,学生的主体性就无从谈起。彼得经常强调老师只花他们教学时间的五分之一,否则学生会有太多的时间去主动学习。只有当老师“少说话”时,学生才能“多思考”;教师“做”少,学生“动”多。表面上,教师是“懒惰”的,但实际上这种“懒惰”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学习的本质是学生自我成长和自我建构的过程。教师只是学生自我建构的动力、推动者和助手,不能越位。

如果传统课堂是“地心”,那么现代高效课堂应该是“日心说”。学生是“太阳”,课堂上的老师必须绕着“太阳”转。德国教室规模反映了一个更强大的学生群体。教室里的老师似乎很“放松”,但事实上他们需要加倍努力备课。

(作者单位:重庆巫山职业教育中心教务处)

中国教育新闻,第11版,2019年9月24日

北京快三 极速赛车下注 陕西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赛车pk10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