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高资讯
成高资讯>时事>赌场买大还是买小,港片中最耀眼的肥仔

赌场买大还是买小,港片中最耀眼的肥仔

赌场买大还是买小,港片中最耀眼的肥仔

赌场买大还是买小,我们视作最酷、最怪的电影号——

“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”,

扫码关注就完事了↓↓↓

说起阿雪,你的脑中是不是立刻浮现出来一个可爱的肥仔形象。

肥雪在电影里几乎没正经演过主角。可在戏外的人生中,我惊讶地发现,他这辈子活得特带劲,简直就跟热血漫画里的男主角差不多。

家道中落,千里逃难,小学还没毕业,林雪就随家人来到香港,过上了日日返工的生活。

“除了杀人放火,什么都做过。“

大到工厂家具城,小到水果摊贩店,哪有钱拿哪就有林雪身影。一朝成为社会人,人情冷暖看眼中。

当时,林雪十八岁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一个不小心惹怒黑社会大佬,被按住头逼着吃汤匙。三十多年后,这段受辱往事被老杜拿去,成了《黑社会》著名的耍狠桥段。

△飞机辉为你演绎《舌尖上的汤匙》

惨绿少年林雪,四处游荡帮工,正经历着人生最灰暗的阶段。

某天,他在台球厅与人发生争执,不仅互相问候彼此老母,还趁着兴致拳脚相向。这时候,碰巧撞上了“僵尸道长”林正英。

忠厚长者英叔,戏里戏外都是正义化身。见到本家后生这么不思进取,自然得亲自上阵,好好批评教育一番。

你别老在这里混了,虽然现在很年轻,但是你想一辈子这样吗?不如做点正经事吧。

△英叔:少年,你很有想法,跟我学拍戏吧。

“什么?又能开工收钱,又能看人拍戏,还想怎样啊?”

原以为余生都是苦力奔波,没想到橄榄枝还会送上门。自认文化有限的林雪,打了打心里的小算盘,决心跟着英叔混,哪怕送盒饭搬东西,好歹是个稳定活路。

林雪为了揾食选择片场,就像樱木花道为了泡妞选择篮球,本来都是世间闲散的混人,抱着不纯的动机被命运推进场后,却走上了开发天赋的正确道路。

可即使神人如樱木,起初也是板凳球员。登场立下成为抢镜王的誓言之前,林雪也得经历一段辛苦试炼的支线剧情,将心中的主线目标搞搞清楚。

“香港电影的那些影帝影后,都吃过我派的盒饭。不夸张地说,当年,半个香港电影圈的吃饭问题都是靠我解决的。”

担任场务,端茶倒水,挪桌放饭,有如革命一块砖,哪里需要往哪搬。

此时的林雪,得到机会便发光发热。就拿挡人拦车这项业务来说,就能看出林雪会出名不是偶然。

导演拍戏时要封街,遇上难搞的车主,他直接整个人躺在地上拦车。再横的车主,遇上不要命的阿雪,都得乖乖停下车来。

一场戏拍不拍得成,视乎我能不能拦到车,我责任重大。

△多年之后,明星肥雪拍剧照,摆出的架势好似有当年拦车的风范。

不过,热血漫男主哪能止步于平凡工作者。面对诱人的聚光灯,片场泡太久的林雪,终于生出了出镜的凡心,内心os不断:“不就拍戏么?我上我也行。”

有时,他望着演员暗自发呆,嘴上不自觉地暗自嘀咕,配以不屑白眼与无奈叹气;有时,他又拿起剧本偷偷瞅瞅,摸清故事发展脉络,时刻为替身上场作准备。

△我觉得这只猫的神态很像阿雪

于是他逢人就自荐,遇戏就想轧角,他演的第一个著名角色,就是《力王》里扮野兽。

按原本的设计,林雪是个普通犯人,只负责当神力主角的拉拉队。怎知道,怪逼导演蓝乃才越拍越邪,结尾构思了影史留名的cult桥段——无敌铁金刚大战筋肉人。

△此时,还忙着憨笑的肥雪,不晓得已是大难临头

当时的邵氏片场,高温四十多度,吃力不讨好的角色,即使给足价码也无人要接。于是,为生计搏命,林雪浑身涂满胶水,套上简陋的模具,不能吃不能尿,汗流浃背也挠不了痒。

△ 雪之俯视

为了这场戏,林雪在腥臭的腐肉中泡足6小时,一会儿要锁喉大法,一会儿要含血喷人,卖力扭动着身体,实在是艰苦万分。

△ 肥雪:你有无敌铁布衫,我有锁喉擒拿手

走出《力王》片场,林雪握着手里的片酬,第一次领略到做戏的快感。

从此,演技成了他毕生的追求,哪怕路上再多的无敌铁金刚,他也要凭这中二之魂战斗到底。

从场务肥仔走向香港最会演戏的胖子,这条路比林雪想象的还要长。

尽管已经立下鸿志,林雪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是个无名无姓的茄哩啡,直到遇上老杜。

作为林雪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,老杜这位魔鬼导师,如樱木花道的安西教练,真正地把他变成了一个演员。

1986年,《开心鬼撞鬼》片场,22岁的场务阿雪,初识31岁的导演老杜,两人间亦师亦友的不解之缘从此开始。

相熟之后,肥雪死缠着杜sir要角色演,没想到冷酷阿杜不仅直接决绝,还反劝他做好本职工作。

让我试下做演员好不好?

场务还没做好呢!通告还没发完呢!想这么多,你太不专业了。

给我做个角色好不好?

走开,你好烦啊。

△ 肥雪: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

这一回绝,就是10年。

直到1996年,老杜与韦家辉创立银河映像,决心白手起家做原创电影。

林雪听到消息,立即无条件入伙支持杜sir,除了负责场务的活儿,没事就去镜头前混个经验。

△ 《恐怖鸡》,肥雪呆萌的角色连个署名也没有。

好女怕缠郎,阿雪的坚持终于得来回报。

1997年,《暗花》澳门开拍,老杜觉得林雪穿花衬衫还蛮有型,临时给他加了个没台词的角色。“林雪“这个名字,第一次登上了银河电影的片尾演员表。

△ 一件花衬衫引发的奇迹

1999年,银河财务吃紧,《再见阿郎》资金不足。

肥雪趁势向杜sir进言:“导演,我不要钱,你让我演,给我两盒盒饭就行了。”

演员零片酬,场务做到底。即使星仔已经在《喜剧之王》中给他预留盒饭王一角,他还是一口回绝,不回头投奔向老杜的怀抱。

△ 其实吴孟达的角色本该由林雪出演

见肥雪有如此热情,杜sir第一次让他做重要配角,和刘青云演对手戏。

上位之后的林雪,回想起当年混社会的经历,将恶警肥久的嚣张外化,一举一动都叫观众恨得牙痒痒。

谁料到,专情肥雪无情杜,不肯罢休的杜sir,暗中留给肥雪一个终极考验。

片中,他让刘青云扒光林雪,双手锁在电线杆上,叫天不应叫地不灵,只能全裸面对镜头。更绝的是,拍摄当天恰逢圣诞节,原本空旷的停车场,此时已是人山人海。

△ 肥雪脱裤初体验

一边是职业素养,一边是心理难关。面对地狱试炼,林雪查克拉一阵猛冲,就连抖动的屁股都有戏。cut喊完,全场掌声鼓励,这股直击灵魂的恐慌,连老杜都对他刮目相看。

后来,谈到这段表演,他还是心有余悸:

“当时的环境,其实有帮到我,那场戏,我需要很害怕,结果那么多人来看,客观上帮助了我。如果那天没人的话,效果都没那么好。”

《再见阿郎》中的付出,让老杜开始重视这个不起眼的肥仔。

同年的《枪火》,杜sir正式调教起肥雪的演技。走位、表情、台词、肢体,冷酷阿杜开启喷子模式, 哪里不对点哪里,誓将璞玉雕成器。

剃掉胡子的林雪,面孔冷峻了些,他演的阿肥,做事考究细致,不苟言笑的样子符合职业杀手设定。不过,永远吃不完的花生,又让这位专业人士露了陷,更像是个普通的胖子。

一种是内敛扮酷,一种是滑稽贪吃,时而交汇又时而分开。两种状态的细微转换,林雪处理起来如丝般顺滑,怎么看都显得荒诞不经。

至于,结尾的车内戏,更是林雪神演技的证明。向来镇定的阿肥,突然爆发出笑面虎人格,眼看锄奸行动迫在眉睫,慌张地为阿信演练求情。

长镜头脸部特写下,林雪对着空气练习独白,短短的几秒之内,只见他迅速转变语气、表情与动作,传递出的不安情绪,隔着屏幕都让人心慌。

尽管有杜sir教学,肥雪提升演技之路也不是一条坦途。

拍餐馆话事时,林雪老是ng,吴镇宇气不过就找黄秋生抱怨:“每次都是他不行,我们行;等我们行了,他又不行。过关的那条,总是他演得更好,这人真不能一起搭戏啊!“

一个天赋点乱点的男主,凭借主角光环附体的意外爆发,让秋生镇宇这种优等生成了背景板。这样的神奇男人,是不是像极了《灌篮高手》中那个不着调的樱木花道?

△ 秋生:丢!死肥仔!

从演技飘忽的神经刀,到稳定发挥的实力派。经历老杜三年磨炼,林雪终于出师。

2004年的《ptu》中,林雪这两个字出现在主演栏上。

林雪扮演的警察肥沙,头被砸,枪被偷,午夜狂奔追马仔,活脱脱地狱倒霉鬼本人。

更惨的是,肥沙在片中有摔跤戏份,短短几秒的画面,杜sir认真地拍了一个多小时,只为抓拍演员触地的瞬间。每次都是真人实操,摔足40多次之后,林雪实在受不了:

不如将我整个人抽起来反弹再摔到地上。

果然,此招一出,杜sir买账。不过,这跤摔得太逼真,肥雪的喉咙直接怼上路牌石碑,送进医院治了3个多月,加上白摔的那些次,可以说是“摔上加衰”。

故事只在一晚,电影却断断续续地拍了三年。

为了血迹要连戏,肥沙头上的纱布,就算发臭也不能洗。林雪每天与它形影不离,渐渐形成了一种心电感应。

但不知为何,一戴上那条布,闻到那阵臭味,就自动入戏。

高人指点、贵人相助、个人奋斗,外加一点幸运加成,他终于完成了热血漫男主的全套流程。

那年的香港影评人金紫荆奖典礼上,勇夺最佳男配角的肥雪站在舞台上,向老杜喊出了自己的心里话:

“这不是妈妈给我的天生丽质,应该说多谢老杜。

没有老杜,就没有我林雪。”

大发黄金版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