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高资讯
成高资讯>体育>6500s,诞生了50个亿万富翁、无数百万富豪的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,如今居然卖起了美妆…

6500s,诞生了50个亿万富翁、无数百万富豪的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,如今居然卖起了美妆…

6500s,诞生了50个亿万富翁、无数百万富豪的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,如今居然卖起了美妆…

6500s,深圳的华强北,被称为中国电子第一街,扬名海内外。在电子产品时代,各种翻新机、高仿机、组装机充斥着华强北的每一个角落。

三尺柜台,走出过百万富翁、甚至亿万富翁……华强北上演无数从“小微”到“大树”的创业故事。30多年来,华强北诞生过50个亿万富翁和无数的百万富豪。腾讯20年前也是在华强北赛格科技园诞生。

可如今,很多商场已经开始转型做美妆生意,美妆已经成为华强北一个新的业态。

昔日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 转型做美妆

深圳的华强北,茂业作为深圳最老牌的商场之一,见证着华强北十几年来的变迁,也见证着华强北消费群体的改变。

深圳茂业天地店长助理康静表示,近期来华强北购物的女性顾客越来越多,美妆生意也越来越好,截至目前,化妆品生意,已经同比去年增长50%。

深圳的华强北,被称为中国电子第一街。

最近,一些新的元素出现在华强北的街头巷尾,口红、面膜、粉底液这些更受女性欢迎的产品开始出现在了华强北。

深圳消费者:我经常来华强北买化妆品,因为选择多,缺啥就来买啥。

深圳消费者:这里化妆品牌子很全,我一两个月来一次。

可以看到,曾经以售卖电子产品为主的数码城里,不少商铺都在招募美妆店铺进驻。

明通数码城是华强北第一个开始转美妆产业的商城。负责人告诉记者,就在今年7月份,他们完成了从电子数码城到美妆批发城的转型。目前,有超过500个店铺都在这里做着美妆批发的生意。

深圳华强北美妆店主:我们看中了这块的市场在业内的一个知名度,也是寄希望于这边的人流,希望推广公司的品牌和形象。

深圳明通进口化妆品市场总经理林旭表示,以前的华强北到了6点钟以后,基本上很多市场都打烊了,现在做美妆,我们就会把时间延迟到七八点钟。

华强北实现自我变革

作为昔日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的华强北为什么会做起美妆生意?

刘文是一个湖南人,7年前,在亲戚朋友的建议下,来到华强北打工。现在已经拥有自己店铺的他,从事着手机修理的生意。他亲身经历了华强北过去几年的变化。

刘文称,那时候租金贵,随便一个档口都要几万块,现在几千块就可以租到,随便租,这边都租不出去。

店租降了,快递多了,开门时间晚了,来柜台的人少了,周围的店铺转租的多了,生意不好做了是刘文最切身的感受。

刘文称,看到以前是电子市场,现在是化妆品。很多本来是做手机的,现在做化妆品了。

董延峰就是这样的一个从卖电子产品转向卖美妆产品的店家。多年前就在华强北卖手机,一个月最多的时候可以赚上一两万,随着华强北电子生意的没落,他也曾经离开深圳。

董延峰称,整体来讲,它比做电子产品要强,因为它是快消品,要比电子产品更新换代要快。

华强北的美妆生意不仅把以前做电子的人吸引回来,还把周边地区的美妆从业者聚拢过来,形成了规模经济。翁鹏洲之前在香港开药妆店,高昂的房租让他决定关掉香港的药妆店,到深圳华强北开化妆品店。

华强北美妆店主翁鹏洲就表示,原来在香港,可能有几千个单品,现在来华强北就不用了,资金压力也没那么大,不用去备那么多货,备那么多产品。现在在华强北做比较稳定,一个月收入也有十几二十万。

与电子批发城里随处可见的转租不同,在明通的店铺外,记者更多地看到招聘的告示。除了明通之外,还有远望数码城和紫荆城等多家电子商城已经开始向美妆转型。

曾经的“电子城”为什么干不下去了?

根据艾媒咨询一份研报显示,中国手机市场线上销售额占比从2016年的24%上升至2018年的28%。在2018年,只有29%的智能手机消费为纯线下交易。

当网络成为用户购买电子产品的主要渠道,华强北似乎成为了被遗忘的一角。

在化妆品之前,华强北还经历过一次风口。

今年3月份,华强北悄然从手机之都转身为电子烟天堂。此时电子烟风头正盛。一支出厂价在100元左右的电子烟,其售价可高达300元,暴利之下,华强北淘金人蠢蠢欲动。

不过据《it时报》,在今年7月中下旬,电子烟产品已经销声匿迹。有店员表示,他们接到了通知,不能售卖小烟。从10月1日起,深圳成为继杭州后又一个禁电子烟的城市。

电子烟风口冷却,华强北不得不再度面临转型。这一次,华强北的商户转向了美妆产品这个新金矿。

根据鲸准研究院发布的《2019中国美妆行业研究报告》指出,化妆品上市公司的毛利率均在60%以上,而网红品牌的毛利率在60%-80%的区间内。经销商、电商服务商、零售商的毛利率约在20%-40%之间。

北京上海的电子市场过得如何

“南有华强北,北有中关村”,被誉为“中国硅谷”中关村电子卖场曾是商业巨子发迹的起点,也记录着中国it发展的历史。相较于华强北,中关村电子卖场自衰弱至今,已有将近十年的历史。

中关村的太平洋电子数码广场于1999年开业,也正是一年,刘强东盘下了中关村一个四平方米的摊位,靠制作售卖vcd为生。

接下来的十年,是中关村电子卖场的鼎盛时期,市场份额一度占据全国70%以上。卖场内,一个两平方米的柜台,每月租金上万依然一铺难求。

2003年的sars一度让中关村卖场的生意一落千丈。刘强东暂时关闭了所有门店,开始尝试线上销售,并于2004年底关闭了所有线下店面,转型为一家专业的电子商务公司,这一决定也让京东抓住了未来的消费趋势。彼时,多数商家依然沉浸在卖场的繁荣之中。

2007年,京东获得第一笔融资,由此进入发展的快车道,而中关村卖场也迎来其最后的荣光。

数据显示,2007年,中关村的单日客流为15万左右,2008年,单日客流减少到10万人左右,此后更是经历了阶梯式下滑。

2009年7月23日,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发布《关于加快推进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的通告》。通告宣称:中关村西区定位于建设成为创新要素聚集功能区,不鼓励电子卖场、商场、购物中心、餐饮等业态在本区域内发展。

2011年7月1日,中关村电子卖场“四巨头”之一的中关村太平洋电子数码广场正式停止对外营业。2015年,中关村e世界宣布关闭;2016年,海龙电子城停业转型;2019年,鼎好大厦易主。如今的中关村已经完成了向创新创业大街的转型。

除了华强北、中关村,近几年来各地数码电子集散地几乎都面临着类似的选择,比如2015年年初,上海徐家汇数码城最核心的部分——太平洋数码二期歇业。2016年10月,徐家汇另一重要电脑城——美罗城清退所有数码业态,百脑汇美罗店也和人们说再见了。对上海人来说,“买电脑到徐家汇”彻底成为历史。

这些曾经辉煌过的电子市场,都成了时代更迭的见证者。

你多久没有去过你们当地的电子市场了,还记得你的第一台电脑、第一部手机是在哪里买的吗?

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;文中投资建议仅供参考。

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、21tech、央视财经、it时报